首页 > > 72

與蘋果等巨頭起摩擦 高通巨額專利費松動

2017-11-28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  本報記者 陳寶亮 北京報道

  導讀

  隨著三星、華為自研通信芯片,蘋果公司也開始采用Intel芯片產品,高通芯片的統治力在不斷下滑。芯片訂單流失,這是高通、蘋果發生摩擦,並引起蘋果公司及其供應鏈與高通在全球發起訴訟的導火索。

  “美國的專利定價太高了,比如高通,是其他公司的10倍。”11月23日,強國知識產權研究院對外公布了華為高級副總裁、首席法務官宋柳平的演講內容,宋柳平分析,“美國FTC調查以及蘋果與高通的訴訟,會打出一個世界規則,高通的專利費會降下來。”

  這一演講發生在2017年9月16日。當時,高通剛剛在財務溝通會上對外披露,“因為與蘋果的訴訟,另一家全球手機巨頭也單方面拒絕向高通支付專利費。”業內大多猜測這一巨頭是華為,但華為從未回應此傳言。

  在消費級市場,高通以“芯片巨頭”馳名。但事實上,芯片技術在高通技術總積累中的占比低於10%,高通是不折不扣的通信技術公司,且從2G時代以來長期扮演著通信標准的引領者。但與愛立信、華為、諾基亞這些通信巨頭不同,高通並不生產通信設備,而是向通信設備公司、終端廠商輸出技術,通過專利授權的方式收獲回報。

  依靠龐大的專利積累,高通也成為全球最大的專利公司。上市以來,高通1999-2017年的19個財年中,專利授權收入總計716.49億美元,年均37.71億美元。

  同樣作為通信專利巨頭,愛立信至2001年起公布專利費收入,2001-2016年專利費收入總計131.77億美元,不足高通1/5。而每年獲得6000-7000件美國專利,連20多年成為美國專利數量最多公司的IBM,在1999-2016年間,專利授權、專利出售的收入總計為137.67億美元,同樣不足高通1/5。

  2015財年,高通專利收入達到巔峰的79.47億美元。這一年,根據知名市場研究機構GfK統計,全球智能手機總收入為3952.5億美元,高通專利費撇脂2%。

  2015財年之後,高通遭遇多國反壟斷處罰、多起專利訴訟,專利費收入略有下降,但仍在2016、2017財年分別創收76.64億美元、64.45億美元。而且,根據高通預測,2020年,專利收入可達100億美元。

  巨額專利費

  在中國,國產手機的總體利潤或許趕不上向高通繳納的專利費。

  根據市場調查機構Strategy Analytics發布數據,2016年全球智能手機營業利潤為537.72億美元,其中蘋果利潤為499.97億美元、三星利潤為83.12億美元。而國產手機中,華為利潤9.29億美元、OPPO利潤8.51億美元,vivo利潤7.32億美元。

  2016年,華為、OV總計利潤25.12億美元,考慮到諸如TCL、中興、聯想等持續虧損的手機品牌,整個國產手機的利潤還將低於25億美元。

  但這一年,根據高通在2016年初分析預測,中國手機廠商整體手機銷售額為829億美元,其中3模手機172億美元、多模手機657億美元,但存在25%的漏報率。按照發改委在2015年2月對高通的整改要求,在手機淨售價65%的基礎上,高通3模手機專利費率3.5%、5模手機費率5%,以此計算,高通2016年在中國實收專利費不低於18.73億美元,占總專利費收入約30%。2015年,發改委對高通9.7億美元的罰款,僅僅占高通2016年在中國專利費收入的50%。

  當然,如果其餘25%漏報的手機也如實繳納專利費,高通在中國應收專利費為25.26億美元。而且,考慮到銷往海外的國產手機不享受折扣,高通實際從國產手機企業征收的專利費還將高於這一數字。

  2015年之後,為了增加中國地區的許可收入,高通正在不斷加大對華投資,同時對類似魅族不繳納專利費的行為發起訴訟,並且雇傭大量事務所對手機廠商的實銷數據進行審計,以減少“漏報”現象。

  當然,除了專利費之外,2016財年,高通來自中國大陸地區收入135.03億美元,占總收入比高達57.33%。

  “所以,2015年,高通反壟斷案塵埃落定後,大家都覺得高通是最大的受益者,”多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:“專利費只是打了6.5折,但以前不怎么交專利費的企業,現在都只能認認真真地交錢了。”

  相比之下,其他專利公司在中國市場卻罕有收獲。已經在全球向三星發起訴訟、與蘋果簽署較差授權的華為卻“從未向國內手機廠商提起過訴訟”。而專利巨頭愛立信在國內的專利收費也相當堪憂,手機行業人士告訴記者:“高通的錢,頂多能拖,但肯定得交,而且沒得談。但愛立信的專利費,拖到最後也不過是訴訟而已。”

  商業模式基礎

  固然,高通的技術儲備與專利質量遙遙領先,但這並不是高通能夠常年征收專利費的唯一原因。

  目前,高通擁有超過13萬件專利,涉及所有移動通信技術、手機、芯片、圖像、音頻等各個領域,其中芯片專利占比低於10%,絕大多數為通信專利,且覆蓋手機上大部分技術領域,這也是高通以整機作為專利收費基准的原因。

  13萬件專利中,包括超過2.2萬件PCT專利。由於專利價值往往需要通過大量司法判決,難以直接衡量,但業內普遍采用專利引用數、權利要求數、同族、技術特征等要素來分析專利質量。

  通過世界知識產權WIPO數據庫檢索分析PCT專利,對高通、愛立信、華為專利質量進行對比,高通專利的平均權利要求數為35.97,愛立信、華為分別為22.1、12.97,同時高通的專利同族為15.41,後二者分別為6.38、3.12,此兩項標准高通大幅領先;從專利引用數分析,高通專利平均引用數為3.7,愛立信、華為分別為4.73、0.64,由於產業早期高通獨立支撐CDMA技術、產業玩家較少,高通專利引用數低於愛立信。

  同時,高通的多個專利要素優於愛立信,但該差距遠趕不上收入差距。愛立信2016年專利收入11.7億美元,高通2017財年專利收入64.45億美元,是愛立信的5.5倍。但同期,愛立信的研發支出遠高於高通。2001-2016年,愛立信總計支出研發經費671億美元,同期高通2002財年-2017財年研發總額為468億美元。

  差距的核心在於商業模式。高通發展初期,也曾生產通信設備、手機,但這主要是因為當時CDMA產業鏈只有高通自己,高通為了驗證產業成熟度,必須承擔全產業鏈工作。

  但CDMA產業鏈成熟之後,高通出售了手機、通信設備業務,開始專攻難度極高的芯片業務,使得手機產業能夠跟上3G、4G網絡技術更广东十一选5的節奏,在3G、4G業務初期,手機廠商最早推出的手機均使用的是高通芯片。而且,至今包括蘋果、三星的高端旗艦機仍主要采用高通芯片。

  但長期以來,高通芯片業務與專利業務捆綁,購買芯片之前首先要簽署專利許可協議,高通的芯片是手機廠商競爭最關鍵的因素,這也是高通專利費遠高於愛立信的根本原因。相比之下,除了法律之外,愛立信沒有其他手段保障專利收入。

  2014年,愛立信在印度起訴小米,但3年以來,這一案件鮮有進展。甚至,小米與高通的專利授權還幫助小米解除了愛立信申請的“售前禁令”。

  蘋果的反彈

  通信行業的標准開放形成了全球統一產業鏈,高通、愛立信、華為等公司標准專利的開放,也使得諸如小米、OPPO、魅族等公司省去了百億美元級的通信技術研發支出,取而代之的是繳納專利授權費。

  但是,所有企業的專利收費幾乎都是不公開的。2016年初高通與國內手機廠商陸續簽署專利授權協議時,有手機公司人士告訴記者:“誰也不知道其他人交了多少錢,交多了就虧了,所以就拖幾天,能少交肯定會少交一些。”

  而如今,隨著FTC對高通的調查、蘋果與高通的全球訴訟,“少交一些”的機會來了。

  在整個3G、4G時期,Intel錯過了整個移動市場,愛立信、博通、Marvell先後關閉了通信業務,高通的通信芯片幾乎一騎絕塵,競爭對手只剩下聯發科、展訊兩家公司。高通保持著對高端芯片市場的絕對控制,而且芯片售價並不高。根據2017財年Q4財報,高通芯片業務的毛利率只有21%,芯片毛利9.76億美元,而專利業務毛利高達68%,毛利8.25億美元,專利業務貢獻利潤45%。相比之下,中低端市場的聯發科一直都能保持30%-40%的芯片毛利率。

  顯然,高通通過較低的毛利提高芯片競爭力,且長期規劃控制芯片毛利率低於20%,而專利業務毛利率未來規劃高達80%以上,將貢獻主要利潤。

  但是,隨著三星、華為自研通信芯片,蘋果公司也開始采用Intel芯片產品,高通芯片的統治力在不斷下滑。芯片訂單流失,這是高通、蘋果發生摩擦,並引起蘋果公司及其供應鏈與高通在全球發起訴訟的導火索。而其他終端廠商也在趁勢尋求“更合理”的專利費。

  此前,三星與蘋果的專利戰可以追溯到2010年,且至今仍在持續中。而寄希望通過訴訟改變專利費的訴求可能也需要漫長的等待。而在此期間,5G或許是高通反轉的機會。

  如果高通依然可以在5G商用時推出絕對領先的芯片產品,那么高通在專利收費時就仍然具備話語權。也正是因此,2017財年,高通雖然收入下滑1%、利潤縮水超過50%,但仍然把研發投入提升了接近7%。而且,在目前5G的推動力中,正在與時間賽跑的高通明顯最期望5G能夠盡早商用。

[责任编辑:朱剑明]
网友评论
相关广东十一选5闻